我在保险公司的真实性史

发布时间:19-12-07 12:54:23
作者:管理员
0 收藏

我今年刚退伍,应征到一家知名的保险公司上班。刚去这个分处上班时,觉得办公室规模很大、很体面,办公室里人很多,好像每个人都很忙一样。

有一天晚上,我们单位有庆生活动,吃完饭后就一起去唱ktv,就这样认识了我们单位的秘书助理许x丽。因爲小丽跟我一样住在信义路四段,所以大家就瞎起哄,要我顺便送小丽回家,我想小丽对我这位身高181公分的帅哥也有些好感。

老实说,小丽长得很不错,皮肤非常细白,一头长发,看起来非常的可爱,眼睛很大,今年才19岁,育达毕业的,156公分的身高,属于娇小灵珑型的女生,跟我一样是刚来公司上班。小丽不爱说话、也不爱唱歌,我猜可能是害羞吧,就这样我们被配成了男女朋友。

第一次约小丽出门,带她去阳明山赏夜景,我就牵她的手,我干……真她妈的爽,老二马上硬起来。我看她没拒绝,就把她拉到了树丛里面,搂着她坐在地上,轻轻的吻着她的嘴,手也老实不客气的抚摸她的奶子。小丽的唯一缺点就是奶子较小,大概是32b,但是我仍然爽得很。

我看一切顺利,便慢慢将手伸进小丽的裤子里(牛仔裤),她却一直说“不要”。我想第一次约她,肯把奶子让我摸其实就已经很爽了,我一边对她甜言密语,一边

将小丽的手捉来摸我的老二,害我爽到快不行了。这天晚上就这样一直抚摸小丽的奶子,小丽小小的乳头也被我摸到发硬,一直到她受不了求饶我才答应载她回家。

第二天一早,我立刻打电话约小丽明天到我家来玩,小丽考虑了一下,说只要我不再像昨天晚上一样那麽色才肯来我家玩,我爲了让她放心,说了一大堆好话,她才答应过来。

下午时我去她家接她,她今天只穿一件迷你裙跟t恤,我就知道这小妮子八成发春了。接到我家里一进门,我马上就从后面抱住小丽,小丽吓一跳,急忙往里面跑,正好跑到我床边,我立即把她推到床上去,把她压在床上,马上用嘴跟她接吻,哇靠!小丽还真的把舌头伸进我嘴巴里头。

我们足足接吻了两分钟,直到小丽快喘不过气来我才放手,小丽喘口气说∶“阿雄,你轻一点啦!”这时我从后抱住小丽,像昨天一样,把她搂在怀里,双手轻轻揉她的奶子,又用嘴巴含着小丽的耳朵轻轻吹气,再用舌头舔她的脖子。

不消多久,小丽禁不住,转身紧紧把我抱住,我知道她已经动情了,我把她平放在床上,将她的裙子掀起来,露出她白色的小裤裤,我知道小丽已经有所准备了,因爲这件内裤是全新的,在内裤的最底层已经湿掉一大片。

我将小丽内裤脱掉,并偷偷将内裤藏在床底下,我扶起小丽的腰,她也很配合地将屁股擡高,让我脱下内裤,马上就看见小丽最神秘的花蕊。小丽的阴毛很稀疏,可能是瘦的女生毛都比较少,所以一眼就可以看见一条小沟,花蕊上都已经湿糊湖一片,让我都看呆了。

直到小丽“哎”地叫了我一声,我这才回过神来,我马上夸了小丽几句说∶“小丽,你真漂亮!”小丽没回答,只是点点头,我马上扶起小丽的大腿,将小丽的阴户打开,用嘴巴轻吻花蕊,小丽马上打一个冷战,吓了一跳,忙说∶“阿雄,别这样,那里臭臭啦!”我忙说不会。

小丽阴户的顔色非常粉红,闻味道有股香骚味,我马上用嘴巴盖在小丽阴户上面,就像接吻一样的用舌头在花蕊上爬行,吻遍整个阴户。味道有点咸酸味,并不难

吃,尤其是阴蒂部份,我一会吸一会舔,搞得小丽“咿咿哦哦”乱叫;我的手也从衣服下面伸进去,用姆指跟食指捉住小丽的乳头,一会轻压一会旋转乳头,小丽马

上受不了了,用手抓住我的头,用力往她阴户里压。

我知道小丽要高潮了,我也配合着加快舌头舔吸的速度,果然小丽用力抱着我的头,大力的呼出一口长气。这个高潮足足有30秒钟,然后小丽就摊软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了。

这时我好整以暇,将我自己和小丽的衣服脱光,举起小丽的大腿,将我的大鸡巴顶在小丽的阴道口,慢慢将龟头推入。此时的小丽就像一团面团一样,随便我怎样搞都行。

因爲小丽阴户全湿了,所以不怎麽难进去,我慢慢将鸡巴刺进去,直到鸡巴几乎全进去后,才开始抽插。小丽的阴道真的很紧,而且好像将鸡巴放进一个温水袋一

样,夹得我真爽。我一边干她,还一边将舌头送进小丽嘴里,一直插到小丽再度高潮时,阴道一阵痉挛,我也是腰眼一麻,将精液全部都射进小丽的子宫内。

休息许久,我从后面环抱着小丽,跟她聊聊天,我很好奇小丽已经不是处女了,小丽才娓娓道来。原来小丽早已经有一个男朋友了,第一次也给了他,只是现在男友在花莲当兵,还有在联络,每个月都有回来看她。我就取笑她说∶“这是不是兵变?”小丽笑得一直在我怀里槌打我。

聊完天,我约小丽一起洗澡,我不管她要不要,就拉进浴室里。我们像情侣一样,我先帮她抹肥皂,当然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吃她豆腐,我将她的奶子及阴户洗得非

常仔细,小丽也回馈我的大鸡巴,不停的帮他抹肥皂,洗到我的鸡巴红红的,马上又硬起来。于是我要她用嘴巴帮我舔,小丽说∶“不要在这里玩啦,等一下到床上

后,我一定帮你吸。”她一说完,我急忙将小丽推到床上,身上的水都还没有擦干耶。

小丽要我躺在床上,自己就用我的肚子当枕头,躺在那儿,先用手握住我的阴茎慢慢套弄,经过我再三催促,才慢慢将嘴巴靠近,还顽皮的作势要咬它。小丽先轻轻

地吻我的龟头上的马眼,然后再含住整个龟头,再用舌头舔我的鸡巴。当时真她妈的爽,虽然我在她的背后,看不见她吹喇叭的表情,但我相信她是很认真地在爲我

吹喇叭。

这时候我也用我的右手抚摸她的屁股,小丽虽然瘦,但是屁股非常大,我抠弄她的屁眼时,她还不停地扭动身体,但是嘴巴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我的鸡巴。

大约10分钟后,小丽的阴户渐渐流出淫水来,我正好利用淫水润滑,用中指摩擦她的阴蒂,弄得小丽气喘连连。这时我希望小丽能吞深一点,所以我举起小丽的大

腿,将她的阴户送到我面前,就是女上男下69的姿势,我一边用舌头舔弄阴户,一边用手抚弄小丽的屁股,小丽也将我的鸡巴深深的含进去,就这样子我们互相舔

弄了十几分钟后,直到我将精液全部射进小丽的嘴里爲止。

我们两个人可能玩得太累了,所以睡过了头,等我们起床时都已经傍晚了,小丽因爲家里头开店,必须回家帮忙,所以急急忙忙穿衣,但最后小丽找不到内裤,急得

都快哭出来了。我连忙跟她解释,希望能留下内裤作纪念,经不起我的再三恳求,只好勉爲其难答应,只是骑车戴她回家时,一路上东掩西盖,深怕曝光,让人知道

她没穿内裤。

第二天上班,我一直心神不甯,希望找小丽讲话,我一直在对小丽使眼色,意思是想叫她出来讲话,但她都不理。好不容易等到中午,办公室里没什麽人,我才有机会拉她去楼梯间口讲话。

我一见面就把小丽抱在怀里轻轻吻她,可能是因爲在楼梯间,怕随时会有人来,所以小丽一直不肯给我抱,我使出浑身解数,软硬间施,又兼在小丽的耳边甜言蜜语一番,一直嚷“我好爱你,我好想你,你好漂亮”等,小丽总算放弃挣扎,让我上下其手。

我们就坐在楼梯上,我从背后环抱着小丽,用左手身入衣服内捏她的奶子,右手就伸进裙子里,隔着内裤爱抚阴户,还在小丽的耳旁吹气,用舌头舔她的脖子。我看

她全身颤动发热,知道是时候了,就大胆将手伸进内裤里,花蕊已经湿淋淋了,我不停地用中指轻抠阴蒂,以阴蒂爲中心不停的划圆圈。小丽经不起我这样的抚弄,

双手不停地在我裤子上捉弄我的阴茎。

突然间小丽一声惊呼,大腿用力将我的手夹紧,全身一颤,我因爲怕小丽叫得太大声,忙用嘴堵住她的口,我只觉得小丽阴道口一股淫液激射而出,随后小丽就全身

瘫痪在我怀里。我轻抚着小丽的背,只见她双眼迷蒙失神,我不情动,低头吻她,于是我们就用法国式深吻,互相吸吮对方的舌头,然后再深情拥抱。

我看小丽躺在我怀里一动也不动,忽瞥见她的内裤还挂在脚边,我见机不可失,赶紧收到我口袋里,小丽虽然知道,但也无力向我讨还。

我们胡乱整理好衣裤,送小丽回办公室,我到楼下买个便当给小丽吃,就一个人躲进厕所内,拿出小丽的内裤把玩。今天小丽内裤顔色是苹果绿的,我将内裤放在鼻

子上面,深深吸一口气,哇……真爽耶!还留有女主人的体温。裤底有一大片水痕,那是小丽流下的淫液,刚流下来的淫液是没有味道的,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后,就

会有一股奇特的骚味,形状就好像是浆糊粘在裤子上一样,若再加上小便没擦干净,闻起来就有点腥臭,但让人很兴奋。

这其实是我从小养成的坏习惯,我从小就很注意姐姐的内衣裤,喜欢闻姐姐内衣裤上的骚味道,国中以后就用姐姐的脏内裤打手枪,每天我都会等姐姐回家洗完澡

后,立刻冲进去洗澡,拿起内裤来放在鼻前深深一闻,因爲这内裤还留有姐姐的体香,有时还会留有几根卷曲的阴毛,都会让我高兴好几天,这个秘密到现在还没有

人知道。

************

出来厕所的时候,遇见阿德,他是我们单位的业务主任,算是老鸟了。见到我,神秘的对我笑一笑,将我拉到外面去,说有事想找我商量。

阿德说∶“阿雄,你刚刚很爽喔!”

我说∶“没有啦!什麽事?”我故意装傻。

“阿雄,你还装,我全都看到了。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跟人家说,而且我们可是同好喔!”阿德说完,从口袋里掏出一件黑色的女用内裤,我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,

“怎样,你要不要看看?我也是刚从女人身上剥下来的喔,不信你看这里,还是湿的喔!”阿德一边说明,一边指给我看那件裤底,果然湿漉漉的,而且腥味很重,

离好远都闻得到。

“阿雄,这算是给你的见面礼,以后我们多切磋,你快收起来。”阿德看我没表情,就将内裤硬塞给我看,问我要不要闻看看。我一时没听懂阿德的意思,就傻傻站在那里。

“阿雄,这件内裤也是我们公司女同事的,而且你也每天跟她见面,我改天介绍给你们认识。”阿德一边说,还一边拍我的肩膀,推我进公司∶“说真的,阿雄你还

真大胆,在楼梯间就玩起来了,下次小心点,如果被人看见就不好了。知道吗?我有库房的钥匙,你要玩可以跟我借,ok?不然就到16楼顶,比较没人知道

嘛!”我只能点头苦笑。

“阿雄,我要开会了,改天再找你聊,拜拜!”阿德说完就离开了我回到办公室,看见小丽,跟她做个鬼脸,就回到座位上去了。

我发现小丽模样有些奇怪,原来是因爲没穿内裤,怕被人知道,所以走起路来就不敢踏太大步。我想到就对小丽笑一笑,小丽回给我一个哀怨的眼神。一个下午时间我都在想着,没穿内裤的小丽及另外一个没穿内裤的女生是谁?因爲若不知道内裤的主人是谁,那麽将会失去把玩内裤的乐趣。

下班时,我想约小丽回家去打一炮,小丽说什麽也不肯,因爲6点要回家帮忙。小丽只是想要回她的内裤,没有要跟我打炮的意思,所以下班后,我就直接送小丽回家,内裤就不还她了,看来今晚只好用这两条内裤打手枪了。

************

第二天上班,一早阿德把我叫到外面去聊天,阿德说∶“阿雄,跟你商量一件事,我们来彼此交换女伴的内裤好吗?”我听到阿德这样说吓了一大跳,老实说,这个建议倒蛮有趣的,所以我不置可否的笑一笑。

阿德看我没说话,赶紧说∶“你放心吧,小丽是你马子,我绝对不会对她不轨,我只是对她的底裤很好奇而已啦!”

“可是……我马子知道会生气吧!”

“阿雄,你放心,这事只有你知我知,我们都别跟人说,你懂吧?”阿德看我犹豫不决,马上又补充道∶“阿雄,如果你肯跟我交换,那麽我可以让我马子跟你打一炮喔!”

这时我已经心动了,心理盘算着怎样拿小丽的内裤给阿德,因爲小丽看起来已经有些防备,说不定不肯再跟我出去也说不定。

阿德看我还再考虑,就说∶“阿雄,真有你的,小丽一来就被你把上,害我都没有表现的机会。我只是想要一件裤子作纪念而已,我保证绝对不会对小丽动歪脑筋,何况我还可以让我马子跟你打一炮喔!”阿德再次强调这点。

“好!就这麽说定,我下班前给你,你要说话算话喔!”


0 /300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
登录注册

立即登陆